【江苏成人高考】专升本-大学语文-精讲班-第三个镜头

江苏成人高考网www.jtgov.cn 发布时间: 2018年04月05日



第三个镜头

 

第三个镜头写客见相公后的得意样子。那个小官僚被召见之后,如愿以偿,摇身一变又是一幅面孔。“出揖门者曰:‘官人幸顾我,他日来,幸亡阻我也。’门者笑揖,大喜,奔出。”他出来对门人作揖道:幸蒙大官人照顾我,希望下次再来不要阻挡我。守门人向他还了一个礼,他便欣喜若狂地跑了出去。“马上遇所交识,即扬鞭语曰:‘适自相公家来,相公厚我,厚我。’且虚言状。即所交识,亦心畏相公厚之矣。”“所交识”,所与交游熟识的人。“适”,刚才。“厚”,厚待、看重、赏识。相公因得了他的贿金“稍稍语人曰:‘某也贤,某也贤!’”相公稍微伺机跟人说一下,某人不错,某人不错!“闻者亦心计交赞之。”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听着这话的人也都在心里盘算着一齐称赞他。这里“相公厚我,相公厚我!”“某也贤”“某也贤!”两个反复手法的运用,简直出神入化,把官僚的狐假虎威,奸相的信口雌黄,揭露的淋漓尽致。而那些势利之徒,鹦鹉学舌之状也不唯妙唯肖。文章至此顺势而下,“此世所谓上下相孚也。”与这一段开头写奸者“所谓浮者何哉?”紧相呼应,可谓画龙点睛之笔。这里通过门者、客者、权者三人丑态栩栩如生的刻画,十分形象的刻画了官场中十分黑暗。所谓“上下相孚”,只不过是上下勾结,欺世盗名的代名词而已。在这种情况下“长者谓仆能之乎?”这冷言一语,力发千钧,问的有力,表明作者不同流俗的态度和激愤之情。文章转为叙述自己,洁身自好,不肯向权贵们低头的作风。

第4段,写作者自己自恃高洁的品质。“前所谓权门者,自岁时伏腊一刺之外,即经年不往也。”“岁时”,一年的四时节令,指逢年过节。“伏腊”,指夏、冬祭祀的日子,指重要节日。从时间上说,在漫长的一年中,作者只有在夏天伏日、冬天腊日这些节日投上名片,以祭名节,整年都不登权贵之门,这和“客,日夕策马候权者之门”是一个对比。

“间道经其门,则亦掩耳闭目,跃马疾走过之,若有所追逐者。”“间”,间或,偶而。“疾”,快、迅速地。从态度上说,作者见到或经过权者之门时,他捂着耳朵、闭着眼睛,急忙跑过去,这样的急速行走,表现了作者唯恐沾染上臭气的清高气节,和“客立厩中仆马之间,恶气袭衣袖,即饥寒毒热不可忍,不去也”,“惊走”匍匐阶下”,“大喜,奔出”这样的描写,形成了多么强烈的对照。“斯则仆之褊哉,以此常不见悦于长吏,仆则愈益不顾也。每大言曰:‘人生有命,吾唯守分尔矣!’长者闻之,得无厌其为迂乎?”运用了反问修辞。从结果上说,作者这种正直、清廉的作风,导致了“长不见悦于长吏”,权贵们的提拔那就更提不上了。但作者不以此畏矣。

这一段与上一段处处形成对照,作者把正邪、洁污、直曲区分的泾渭分明,表现了作者作为一个正直的知识分子,对污浊现实的反抗态度,这在当时政治黑暗,士大夫不顾廉耻的情况下,那是难能可贵的。诘句“长者闻之,得无厌其为迂乎?”意在言外,余味无穷。一则总结了所谓和当时的时尚是大相径庭。这诘问深刻揭示了当时腐败的社会风气,满怀作者的无限愤慨。

第二部分是全文主体。作者借用刘一丈来信所写“上下相孚,才德称位”八个字,大加发挥,通过具体的形象真实地尽情地描绘了“客”钻营拍马屁的丑态,并衬托了相公的淫威虚假。写的夸张形象,穷形尽现。写自己处处和时尚作对比,并以反诘句明确表现自己,不能“上下相孚”,写的光明磊落,肝胆照人。这些现实弊端和自己的现实,在内容上是一邪一正,风格上是一谐一庄,恰当的反映了现实中的两种风气及作者的鲜明态度。

在这封信中,作者借对方来信中提到的“上下相孚,才德称位”这句话展开议论,但整篇文章却只议论“上下相孚”一个方面,为什么?

刘一丈的来信以“上下相孚,才德称位”告诫作者。作者在回信中着重谈了“上下相孚”的看法,而没有谈“才德称位”,这是因为“上下相孚”和“才德称位”是互为因果的,是互相依存的,讲明当时社会根本不能“上下相孚”,才德不能称位也就不论自明了。抓住“上下相孚”一点来做文章,这是一种集中笔墨,切中要害的写法。

第三部分(最后一个自然段)以劝慰之语作结,回应书信开头。“乡园多故,不能不动客子之愁。”家乡常受倭寇侵扰。“客子”,身在异乡之人,指作者本人。作者时刻思念着家乡,当然也时刻思念着刘一丈。“至于长者抱才而困,则又令我怆然有感。天之与先生者甚厚,亡论长者不欲轻弃之,则天意亦不欲长者之轻弃之也,幸宁心哉!”

这段话主要有三层:

其一、客居他乡的游子对家乡的怀念;

其二、对刘一丈抱才而困的不平和愤慨;

其三、对刘一丈的劝慰,回应开头刘一丈对自己的关心。

这段文字是全篇不可分割的部分,用刘一丈抱才而困的处境进一步揭露了“上下相孚”的虚伪性。回应文章开头,使首尾呼应,结构严谨。这并非一般客套话,仍然紧扣“上下相孚”这个中心。从上面所言,作者自己尚且“不见悦于长吏”,何况刘一丈这样德高学广之人呢?既是对他怀才不遇的深切同情,也希望他能洗身持洁,以展抱负之日。

《报刘一丈书》有较高的思想性,它具有尖锐的现实针对性和强烈的批判性。作者敢冒政治的风险,以鲜明的立场和大无畏的精神把矛头指向严嵩,揭露官场中权者持骄纳贿,谒者拍马求宠的真实情态和丑恶本质,大胆反映了现实生活的矛盾和现象,把明代官场的丑恶内幕以及罪恶,予以淋漓尽致地描写,揭示了当时是怎样社会现象。我们说这书信不仅有揭露作用,对于我们今天的读者也有一定的启发作用。文中所针对的虽然是具体的人和具体的事情、具体的社会现象,但是却启迪人们该如何对待不良社会风尚上做一些规律性的思考,什么样的思考呢?那就是启发我们要从品德和节操的高度去对待社会不良风气。在强大的恶劣社会风尚面前,要站稳脚步,坚守节操,保持品德的完美,不能随波逐流,同流合污。我们要相信是非曲直、功过,历史都会给予公允的评论。代表恶势力的严嵩,曾经是那么的不可一世,但终究身败名裂;而品德高洁的宗臣为后人所传颂,这些都具有规律性。因此我们说这篇文章有广泛而深刻的意义,以人为镜可知得失,以古为鉴,可知新蒂。

四、写作特点

1、文章的形象性和讽刺性很突出。作者痛斥时弊,开始提出“上下相孚”,接着就画出了官场现形记的漫画,展示出一个封建社会上骄下谀的群丑图,给人以形象的回答。“干谒求进”的典型化情节,突出了官场的实质,达到了以少胜多的作用。

三个不同的人物各具特色:

“客(干谒者)”这个形象凄凉昏木,娇人瞒上,是一个不惜一切往上爬的小人。作者着重刻画了他的媚相、狂相。

“相公(权者)”气焰赫赫,贪污纳贿却又骄横虚伪,他是黑暗势力的代表。着重刻画他的傲相、伪态。

“守门人(门者)”狐假虎威,敲诈勒索,是一个贯会仗势诈钱的狗腿。着重刻画他的刁、奸。

作者抓住三个人物精神世界浮在外表的状态,通过生动的心理刻画与个性化的对话,来描绘人物的灵魂:

写“相公”的动作和语言有一个特点,都很简洁。“主者出”“主者曰进”“吏纳之”“稍稍与人曰”,寥寥几笔,传出了权相的威严,真是权大势大影响大。只要他“稍稍与人曰”就可以使“闻者心计交赞之”,而求者就可以升官发财。作者写这个大人物,突出了他威严下的卑鄙。作者对这个人物写的是很成功的。相公的纳贿是以虚假的推托来表现的。

写“门者”的贪财则是赤裸裸的敲诈。这个把住相府大门的奴才,对求进者是千方的刁难,“客候权者之门,他故不入”,不让客进去。受了钱之后才来拿名片,但又出来传话说“客请明天来”。第二天客又上门的时候,这个“门者怒曰”,接着作者写“又怒曰”神气的不得了。但是一得到银子盛怒全消。我们把“门者”与“相公”比较一下可看出,作者写出了大人物纳贿与小人物受贿是不同的。但他们的灵魂都是卑鄙的,都可以被钱收买,不同的只是收买的方式不同而已。大人物要做出矜持的样子,要蒙上一块遮羞布,而小人物则是公开的勒索,当然收买的价格也会因人而异。

“客”这个人物,作者突出了他不惜一切往上爬的特点。为了进相府的门,他“日夕策马”,对门者“甘言媚词作妇人状,袖金以私之”,这是何等的卑劣。为了见到权者,他“立厩中”“恶气袭衣袖”“即饥寒毒热不可忍,不去也”“夜披衣坐,闻鸡鸣,即起盥栉,走马抵门”,又是何等的可怜、可悲!作者对他的描写笔刺灵魂力透纸背。再看,客遭到门者的怒斥后“客耻之”,也感到很耻辱。但为了往上爬,他还是强忍着。忍不下去怎么办?他是把刚萌发的耻辱之情强忍下去,也就保持住了无耻之魂。为了向上爬,“客”这个小官僚,可以说是无耻再无耻。作者对人物灵魂的鞭挞是多么深刻而有力。作者这种深入灵魂的描写,有时也见于一词一句中。为了见到相公,“客”是费尽心机,他付出了金钱,他忍受臭气,忍气、忍困,但心里又忐忑不安,还是担心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见不到相公。但是“幸主者出”,短短四个字里面,写出了“客”终于见到了相公时侥幸欣喜的心理,他还有这样的算计,那就是终究没白费劲。还有这样的情绪,达到目的松了一口气。作者把“客”此时的侥幸心理、没有白费劲的这种算计、达到目的松了一口气的情绪,都在这一个“幸”字上画出来了,真是描写的深刻。还写出了这个“客”的语言“相公,厚我,厚我”这种重复语言,把他那踌躇满志的心理溢于言表。作者评论时事是以形象注之,生动鲜明,给人的印象非常强烈。

2、运用对比手法,揭示深刻的社会内容。

一是作者的刚正不阿、洁身自好和客者卑躬屈膝、阿谀逢迎对比。一个是“策马候权者之门”,一个是“跃马疾走过”权者之门。一“候”一“过”,经纬分明,有力地表现了作者不向权贵抵头,不肯同流合污的可贵气节。“上骄下臾”反衬出作者的处事为人;同时也影射了权奸严嵩父子专权的朝政。

二是客者与门者、权者的对比,客者之于门者,一个甘言媚词丑态百出,一个狐假虎威,敲诈勒索。客者之于权者,一个奴颜媚骨,丧失廉耻,一个故作姿态,盛气凌人。什么“上下相孚”,其实就是尔虞我诈,权钱交易,以钱买权,以权谋钱。

三是客者被召见之前后,乞怜与骄人的对比。求见时他忍辱行贿,谄颜媚态,召见后他得意忘形,不可一世。前后对比,判若两人。通过对比,所谓“上下相孚”的一致,昭然若揭。

3、叙事生动,一波三折。

文中就是通过干谒者门难入、权贵难见、礼金难送,而终又克服这重重阻挠,达到求宠的目的,揭示出“上下相孚”的真面目。文字不长,三个丑恶形象被写得声口毕肖,肮脏灵魂暴露无遗,得力于作者的善于观察,用一波三折的情节,写得悬念叠出,巧妙地揭示出当时官场的丑恶。

 

马伶传

 

第二十一篇马伶传

侯方域

一、作者简介

侯方域(16181654),河南商丘人,复社领袖。长于古文,尊唐宋八大家。他的散文往往能将班、马传记,韩、欧古文和传奇小说手法熔为一炉,形成一种清新奇峭的风格,而尤以传记散文见长。著有《壮悔堂文集》和《四忆堂诗集》。

崇祯十二(1639),侯方域游历南方,后来居留南京,参加复社,与魏党余孽阮大钺进行过斗争。这篇人物小传,当是他寓居南京时写就。文章采录了南京当时的传说,以张扬马伶其人其事,并将矛头指向顾秉谦,旁敲侧击,来讥讽阮大钺。

二、文言知识积累

1、理解并翻译下列重点句子:

1)梨园以技鸣者,无论数十辈:戏班因为演技高而出名的,大约有几十个。

2)坐客乃西顾而叹,或大呼命酒,或移坐更进之,首不复东:座中的看客于是看着西边的戏台而连声赞叹,有的大声喊叫拿酒来,有的移动座位更加靠近西边的戏台,头不再转向东边。

3)马伶(意动用法,以……为耻)出李伶下,已易衣遁矣:马伶以出于李伶之下为耻,已经卸掉戏装跑掉了。

4)李伶忽失声,匍匐(名词作动词)称弟子:李伶忽然大惊失声,匍匐上前,口称弟子。

5)子又安从(宾语前置)授之而掩其上哉:你又是从哪里学来而超过李伶的呢?

2、重点字词

①伶:古时称演戏,歌舞作乐的人。

②金陵:南京市旧名。梨园部:戏班。《新唐书·礼乐志》:唐玄宗“选坐部伎子弟三百,教于梨园,号梨园弟子。”后世因称戏剧团体为梨园。

③明之留都:明代开国时建都金陵,成祖朱棣迁都北京,以金陵为留都,改名南京,也设置一套朝廷机构。

④社稷:古代帝王、诸侯所祭的土神和谷神。《白虎通义·社稷》:“王者所以有社稷何?为天下求福报功。人非土不立,非谷不食。土地广博,不可遍也;五谷众多,不可一一祭也。故封土立社,示有土尊;稷,五谷之长,故立稷而祭之也。”后来遂用作国家之代称。这里仍用本义。

⑤问:探访。

⑥趾相错:脚印相交错,形容游人之多。

⑦无论:大概,约计。

⑧新安:今安徽歙(shè)县。贾(gǔ):商人。

⑨征:召集。

⑩妖姬:艳丽女人。静女:语出《诗经·邶风·静女》“静女其姝”。指少女。

(11)毕集:都来了。

(12)肆:店铺,这里指戏场。

(13)《鸣凤》:指明传奇《鸣凤记》,传为王世贞门人所作,演夏言、杨继盛诸人与权相严嵩斗争故事。椒山先生:杨继盛,字仲芳,号椒山,容城(今属河北省)人,官至南京兵部右侍郎,因弹劾严嵩被害。

(14)(dai):等到。半奏:演到中间。

(15)引商刻羽:演奏音乐。商、羽,古五音名。宋玉《对楚王问》:“引商刻羽,杂以流徵,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人而已。是其曲弥高,其和弥寡。”

(16)抗坠疾徐:声音高低快慢。《礼记·乐记》:“歌者上如抗,下如队()。”孙希旦集解引方氏悫曰:“抗,言声之发扬;队,言声之重浊。”

(17)两相国论河套:指《鸣凤记》第六出《两相争朝》,情节是宰相夏言和严嵩争论收复河套事。河套,地名,黄河流经今内蒙古自治区西南部,形曲如套子,中间一带称作河套。在明代,河套为鞑靼(dádá)族所聚居,经常内扰,杨继盛、夏言诸人主张收复,严嵩反对,所以发生廷争。严嵩为当时专揽朝政的权臣,官至太子少师,结党营私,后被劾罢免。

(18)西顾:往西看,指为华林部李伶的演出所吸引。叹:赞叹,赞赏。

(19)首不复东:头不再往东看,意为不愿看兴化部马伶演出。

(20)更进:继续往下演出。

(21)“盖马伶”两句:原因是马伶耻于居李伶之下,卸装逃走。易衣,这里指卸装。

(22)既去:已离开。既,表行动完成。

(23)辄以易之:随便换人。辄,犹“即”。《汉书·吾丘寿王传》:“盗贼不辄伏辜,免脱者众。”可引申为随便。

(24)(chuò):停止。

(25)且:将近。

(26)故侣:旧日伴侣,指同班艺人。

(27)幸:冀也,希望。

(28)更奏:再次献演。

(29)已而:不久。

(30)“李伶”二句:李伶顿然惊愕,不禁出声,伏地称弟子。匐匍(púfú),伏在地上。

(31)凌出:高出,凌驾于对方之上。

(32)过:拜访。

(33)子:你,对对方的尊称。

(34)易:轻视。

(35)为:此处是扮演的意思。至矣:象极、妙极。

(36)安从授之:从哪里学到,宾语前置。掩其上:盖过他。掩,盖过。

(37)固然:确实。

(38)昆山:县名,在江苏省。顾秉谦:明熹宗天启年间为首辅,是阉党中人。

(39)俦:同类人。

(40)“察其”二句:观察其行动,聆听其言语。聆,听。

(41)罗拜:数人环列行礼。

(42)西域:古代地理名称,指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及中亚一部分地方。

(43)无所于求:没有办法得到。

(44)走事昆山:到顾秉谦处去做仆从。事,侍奉。昆山,古人习惯以籍贯指代人,这里即指顾秉谦。下句“分宜”,即指严嵩,严嵩为分宜(今江西分宜县)人。

(45)以分宜教分宜:意即以生活中之严嵩为榜样来学演严嵩。

(46)“耻其”句:耻于自己的演技不如人家。不若,不如。

(47)尔:同“耳”,表决然语气。

(48)工:精。

 

文章分析

 

三、文章分析

1、伶古时称演戏,歌舞作乐的人,马伶是姓马的演员,这个题目就是为马伶作传。本文是人物传记,属记叙文,写一个姓马的戏曲演员的故事,但也并非记叙其生平事迹,只是书写他千里求师,潜心习艺,终于转败为胜的事。

2、中心思想:本文通过马伶与李伶两次较量,马伶先败后胜的经历,说明文艺创作要获得成功,必须熟悉生活,到生活中去学习;而想使事业获得胜利,还必须不断实践,吃苦耐劳,潜心钻研,精益求精。写作意图:赞美马伶不甘失败,不怕吃苦,对技艺精益求精的精神。

3、本文的借鉴意义:马伶取胜的原因说明,文艺创作要获得成功,必须了解和熟悉生活,到生活中去学习;而一个人要想在事业上有所成就,就必须要有吃苦耐劳,潜心钻研,精益求精的精神,以间接生活体验来弥补直接生活之不足。

4、“见昆山犹之见分宜”的讽刺意义:昆山指当朝宰相顾秉谦,分宜指奸相严嵩,讽刺顾秉谦与严嵩是一丘之貉。

5、本文运用的倒叙手法:本文记叙的事件有:马伶与李伶第一次较量;马伶的三年学艺;马伶与李伶第二次较量。马伶战胜李伶的原因是全文的重点,作者把马伶三年学艺放在文章最后叙述,采用了倒叙的手法。这样写造成悬念,引起读者兴趣,增强故事的吸引力。并且以事实为铺垫,使马伶获胜的原因更为充分,令人信服。

6、层次段落

第一段简介马伶这个演员的身份和他演艺活动的社会背景。

第二段马伶和李伶第一次技艺较量,马伶大败。(马伶属兴化部戏班,李伶属华林部戏班。)

第三段记叙马伶和李伶第二次技艺较量,马伶大胜。

第四段通过记写马伶回答华林部的询问,说明马伶所以反败为胜的原因。

第五段补充介绍马伶的名字、祖籍,结束正文。

第六段作者借马伶在生活中学习、从师而成功的事实发表议论,赞赏他有志、有艺。

四、写作特点

1、结构上:欲扬先抑先写马伶技不如人,再写他的超凡演技,前者正是为了突出后者。

2、方法上:对比——-两个戏班子的对比、马伶演技的先后对比通过对比,突出马伶的演技,从而突出马伶的敬业精神、精益求精的精神。

3、表现手法上:侧面衬托、场面描写两个戏班子比赛的描写部分:对观众的绘声绘色的场面描写是为了表现戏班子的演技作了合理的衬托。